学校体育设施对外开放理应提供法律保障

“积极会同体育总局等部门,做好已建体育场地设施的使用、管理和提档升级,进一步盘活现有存量资源,推进学校体育场馆和社会公共体育场馆双向开放。”近日,教育部在中国政府网“你的留言,部委有回应”中回复网民称。此前,来自北京的网民“忆”留言说,许多中小学校体育场馆设施完备,但课余时间常年闭门闲置,造成公共资源的极大浪费。

据统计,国民体质连续多年下降,强化全民健身加强身体锻炼,具有越来越重要的作用。不过,体育锻炼离不开体育设施,尤其是足够多的运动场馆,少了这个前提,全民健身就会沦为空话。更重要的是,体育锻炼的习惯,需要用很长的时间才能养成,全民参与的氛围营造,也需要大量的体育设施作为基础,只有解决了“有处锻炼”,才能达到“有人锻炼”的目标。

然而,与旺盛的锻炼需求相比,国内普遍存在公共体育设施严重不足的困境,对全民健身产生极大限制,尤其像篮球、足球、网球这样需要专门场地的运动项目更无法开展。其间投入不足是主要原因,比如据媒体报道,长沙市全民健身专项经费多年来一直维持在1999年确定的60万元,按照城区人口平均,每人不足一角钱。

体育设施总体上供不应求,数量偏少,同时还存在结构性差异,进一步加剧了资源短缺的状况。比如近年来,随着教育投入的增加,以及对学生体育的重视,学校体育设施日益完备。第六次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数据公报显示:教育系统管理的体育场地66.05万个,占38.98%;场地面积10.56亿平方米,占53.01%,大量的体育场地设施资源集中在学校。许多体育设施相对完善的学校,紧闭大门不对外开放,导致大量的体育资源闲置和浪费。

为此,各地有关部门出台了相应的文件,要求学校体育设施要对公众开放,比如2002年,深圳市就印发了《深圳市学校体育设施对外开放管理规定》,明确将学校体育设施应对社区居民实行开放,有偿使用,其他地方也纷纷跟进,出台了类似的开放政策。顶层设计方面,2017年,教育部会同体育总局印发了《关于推进学校体育场馆向社会开放的实施意见》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2019年印发《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》,其中明确提出鼓励地方向学生免费或优惠开放公共运动场所,这些政策出台为学校体育设施的对外开放提供了遵循。

不过,出于安全、维护、管理和资金不足等种种因素,一些学校在开放一段时间后,又紧闭大门实行封闭管理,学校体育设施对外开放的执行情况始终不尽人意。究其原因在于,学校的体育设施应当由谁来管理,出现了安全事故如何解决,设施损坏之后由谁来赔偿,管理和维护的经费由谁保障等等,这些问题都需要得到解决。若不能做到责权统一,明确一个责任主体并做到专业化管理,学校体育设施就很难真正“造福于众”。

正如相关专家所言,在国家层面上,学校体育场馆向社会开放已经有政策依据,但并非法律上的义务,亟须将学校体育场馆向社会开放纳入法律规范,才能依法推进学校体育场馆向社会开放。简单来说,就是此项工作必须明确各方的责任和义务,落实具体的抓手,若没有法律强制性作为依托,解决“谁来做”的主体责任,以及“必须做”的责任规范,则“如何做”和“做得好”就难以得到较为满意的答案。

学校体育设施要不要对外开放,这是一个不置再争议的议题。从试点至今已运作多年,开放状况依然停留在原地,责任主体不明确就难以破解“动能不足”的瓶颈,离开法律的强力性约束与促进,对外开放也会停滞不前。从现有的经验来看,加速推进学校体育设施对外开放,是到了提供法律保障的时候了。

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- 传线- 地址: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yongquandiaosu.com/,AC米兰